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hlink | 16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34 Reads)
一個叫嘉禾的孩子要隨父母搬家了。他們要從MSN網上空間要關閉白領網上忙“搬家”深蘭的蘭陽搬到北京。
蘭陽是這樣一個地方:那裡有一山的陽光,有像橡皮筋一樣一年四季彈跳的水,有大聲說話的楊樹和捂著嘴說話的花朵。如果這個山和那個山說話,或者這棵樹和一萬個影子後的另一棵樹說話,他們linkch fun and service就這樣傳話——椿樹傳給身邊的榆樹,榆樹傳給身邊的杏樹,杏樹仍一顆杏給柳樹,柳樹咬著辮子思考一會,翻譯成另一種語言給婆婆納草,婆婆納草將要傳的話錄音封籤打包給小河,這時小河的魚就有事情乾了,他們第一次喝茶嘴對嘴,一個一個傳遞消息,傳遞一程又一程,一直傳遞給領一群孩子洗澡的蘆葦叔叔,蘆葦叔叔彎腰接到信,甩一下濕濕的手,笑著搖一搖頭——那封信就變成了一片片潔白的蘆葦花,這些精靈一樣的蘆葦花飛啊飛啊,飛到收信的那棵樹身旁,貼到他的樹葉上,那棵樹就幸福的抱起一片一片花朵,慢慢的念想和解讀來自遠方的愛情……
北京就不是這樣,那里傳信很簡捷。人們把信寫到石頭上,然後通知快遞公司,從東城到西城,一會就到了。快遞公司把信撂到桌子上,說,“信!”,接信的人冷冷一看,也不急著打開,因為大多數是商業信函。
可是嘉禾的爸爸喜歡北京,嘉禾不得不跟著去。
嘉禾不知道北京,晚上,他問爸爸。
  “北京有河嗎?”。
“有啊,那裡有一條很長很長的小河”。爸爸知道嘉禾想什麼,他騙嘉禾說:“那條河從一家流到另一家,從水籠頭里流到下水道裡,從下水道裡流到河裡,然後再淨化流到……”嘉禾的爸爸說到這裡,已經有點噁心了。但是,他喜歡城市,那是一個有燈光有美女讓男人虛榮的地方。所以,他要去。
“那個小河可以養魚嗎?”,嘉禾問。
“啊——”爸爸沒有想到嘉禾問這樣的問題。水管里當然不能養魚了。但是他不能這麼說。他腦子一轉彎,想到,北京不是有一條金水河嗎,那裡可以養魚啊,爸爸說:“那裡有一條金水河,可以養魚。”
“我可以在金水河裡游泳嗎?那裡的水很清吧?一定有很多小朋友游泳吧爸爸?”嘉禾接著問爸爸。
“在金水河游泳?!天啊!這個孩子怎麼想得出?!”爸爸在心裡喊到。但是,是他這樣一步一步騙孩子的,他當然要一步一步回答孩子的問題。他苦笑一聲,對孩子說“金水河又髒又臭,你跳進去就成了垃圾了孩子。不能游泳。”
嘉禾怔住了,他羞憤的看著爸爸。
“那——”嘉禾說:“那怎麼可以養魚?你說那河又髒又臭,咱們的魚怎麼游泳?他不會迷路嗎?你說我跳到河裡就成了垃圾,咱們的魚不也是垃圾了嗎?!”說著說著,嘉禾哭了。
爸爸的謊言被戳穿了,他不知道怎麼辦。
  嘉禾不想去北京了。爸爸天天在收拾行李,嘉禾的心卻一天比一天沉重。他知道,去了北京以後,他的魚就沒有地方養了,如果他非要養魚,那麼可愛的小寶貝就成了黑黢黢的髒孩子,他可憐的小寶貝還會迷路,小魚兒就會找不到媽媽;他的雞也沒有辦法養了,北京沒有螞蚱,沒有草,有草的地方北京人叫做公園。公園是用圍牆和鐵柵欄圍住的,他的雞進不去。而且,北京沒有雞,羊,牛走的路,那裡的人很霸道,他們不讓他們和人走一條路……
沒有了魚,沒有了雞,沒有了蝴蝶和很多小動物,嘉禾就沒有童年了,嘉禾很害怕。
  想到北京,嘉禾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