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hlink | 16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34 Reads)
一個叫嘉禾的孩子要隨父母搬家了。他們要從MSN網上空間要關閉白領網上忙“搬家”深蘭的蘭陽搬到北京。
蘭陽是這樣一個地方:那裡有一山的陽光,有像橡皮筋一樣一年四季彈跳的水,有大聲說話的楊樹和捂著嘴說話的花朵。如果這個山和那個山說話,或者這棵樹和一萬個影子後的另一棵樹說話,他們linkch fun and service就這樣傳話——椿樹傳給身邊的榆樹,榆樹傳給身邊的杏樹,杏樹仍一顆杏給柳樹,柳樹咬著辮子思考一會,翻譯成另一種語言給婆婆納草,婆婆納草將要傳的話錄音封籤打包給小河,這時小河的魚就有事情乾了,他們第一次喝茶嘴對嘴,一個一個傳遞消息,傳遞一程又一程,一直傳遞給領一群孩子洗澡的蘆葦叔叔,蘆葦叔叔彎腰接到信,甩一下濕濕的手,笑著搖一搖頭——那封信就變成了一片片潔白的蘆葦花,這些精靈一樣的蘆葦花飛啊飛啊,飛到收信的那棵樹身旁,貼到他的樹葉上,那棵樹就幸福的抱起一片一片花朵,慢慢的念想和解讀來自遠方的愛情……
北京就不是這樣,那里傳信很簡捷。人們把信寫到石頭上,然後通知快遞公司,從東城到西城,一會就到了。快遞公司把信撂到桌子上,說,“信!”,接信的人冷冷一看,也不急著打開,因為大多數是商業信函。
可是嘉禾的爸爸喜歡北京,嘉禾不得不跟著去。
嘉禾不知道北京,晚上,他問爸爸。
  “北京有河嗎?”。
“有啊,那裡有一條很長很長的小河”。爸爸知道嘉禾想什麼,他騙嘉禾說:“那條河從一家流到另一家,從水籠頭里流到下水道裡,從下水道裡流到河裡,然後再淨化流到……”嘉禾的爸爸說到這裡,已經有點噁心了。但是,他喜歡城市,那是一個有燈光有美女讓男人虛榮的地方。所以,他要去。
“那個小河可以養魚嗎?”,嘉禾問。
“啊——”爸爸沒有想到嘉禾問這樣的問題。水管里當然不能養魚了。但是他不能這麼說。他腦子一轉彎,想到,北京不是有一條金水河嗎,那裡可以養魚啊,爸爸說:“那裡有一條金水河,可以養魚。”
“我可以在金水河裡游泳嗎?那裡的水很清吧?一定有很多小朋友游泳吧爸爸?”嘉禾接著問爸爸。
“在金水河游泳?!天啊!這個孩子怎麼想得出?!”爸爸在心裡喊到。但是,是他這樣一步一步騙孩子的,他當然要一步一步回答孩子的問題。他苦笑一聲,對孩子說“金水河又髒又臭,你跳進去就成了垃圾了孩子。不能游泳。”
嘉禾怔住了,他羞憤的看著爸爸。
“那——”嘉禾說:“那怎麼可以養魚?你說那河又髒又臭,咱們的魚怎麼游泳?他不會迷路嗎?你說我跳到河裡就成了垃圾,咱們的魚不也是垃圾了嗎?!”說著說著,嘉禾哭了。
爸爸的謊言被戳穿了,他不知道怎麼辦。
  嘉禾不想去北京了。爸爸天天在收拾行李,嘉禾的心卻一天比一天沉重。他知道,去了北京以後,他的魚就沒有地方養了,如果他非要養魚,那麼可愛的小寶貝就成了黑黢黢的髒孩子,他可憐的小寶貝還會迷路,小魚兒就會找不到媽媽;他的雞也沒有辦法養了,北京沒有螞蚱,沒有草,有草的地方北京人叫做公園。公園是用圍牆和鐵柵欄圍住的,他的雞進不去。而且,北京沒有雞,羊,牛走的路,那裡的人很霸道,他們不讓他們和人走一條路……
沒有了魚,沒有了雞,沒有了蝴蝶和很多小動物,嘉禾就沒有童年了,嘉禾很害怕。
  想到北京,嘉禾哭了。

hlink | 16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22 Reads)
最近一直鑽在自己的羊角尖裡不能自拔,用工作一年多的體會來證實一個發現:原來我的世界已經完全脫離了我的預期,說白了就是這麼些日子我原來一直沉醉在幻想裡。在經歷了種種打擊和考驗後,我還保持著原有的那點小驕傲和可憐的自尊,殊不知時過境遷,風水輪迴,我也要開始習慣於平靜、平凡、真實的生活,或許華麗真的不適合我。

Stacy勸我說不要放棄,生活中還是有奇蹟的。我現在不得不承認,Stacy有時候真是個神奇的預言家,因為和她聊完沒多久,打開在sohu上的新家,發現終於有了新變化:劉敏(賽貂蟬0r萬珊or劉醫生or盧寧or郭夫人)更新了她的博客,贊一個!

其實這次在sohu上安個家主要就是方便看劉博主的更新(不許笑),另外也是覺得原先在MSN上的Space因為好友諸多,很多情緒不方便流露,所以這次搬家都未通知他們,霍霍。博客的瀏覽量很少,我不介意的,本來就是自娛。

一直不願意承認自己追星,但是承認自己是一個很忠實的支持者,只不過方式是默默關注,努力學習。從小學時和茅懋一起喜歡袁鳴,茅懋媽媽為此特地去排隊買曹可凡的《主持人的語言藝術》一書,因為可以得到袁鳴的現場簽名。茅懋很執著,一直為夢想努力著,雖然為家人放棄了北廣,但終究還是奔著這個專業去了。我不知道她現在是否依舊喜歡袁鳴,但是我一直未改變。大學的時候有人問我“你為什麼喜歡袁鳴”,我說“喜歡袁鳴是一種習慣”,因為支持她就是我的一個精神存在,雖然這樣會讓我顯得是個幻想主義者。上海離我家很近,但是來到上海卻要經歷殘酷的競爭,所幸的是我已走過,即便開始的是法律生涯。

後來我看了部情景喜劇《都市男女》,在獲得歡樂的同時知道了有個很有共同語言背景的編劇寧財神。在大學苦讀的時候知道了有部紅透全國的情景劇《武林外傳》,一看喜出望外,再次確信是金子總會發光的,然後被賽貂蟬的出現震驚,因為她讓我相信真有兼具外形、語言天賦的演員存在,並且在這一點上,又和寧財神想法空前一致:武林裡最喜歡的角色——賽貂蟬,雖然閆妮也很出色。如果說這是一個開始,那麼《都六》則是讓我徹底被劉敏折服的作品,儘管一開始我根本沒有發現她就是“賽貂蟬”,所以再次驚嘆於她的可塑性。最具機緣巧合的是,《都六》中居然安排了一場她和袁鳴PK的戲,蒼天啊,大地啊,真的這麼巧嗎?兩人勢均力敵,我看得不亦快哉。

通過網絡,慢慢了解了劉敏的心路歷程,她的經歷再次證明了功底不是一朝一夕的偶然,也十分符合我理想中的狀態。空政歌舞團(經敏本人指正,實為空政話劇團),尤其是尚家班的氛圍真是羨煞旁人,一流的成員組一流的團隊,一流的團隊創一流的作品。看到敏姐那麼忙碌,我真高興,因為我知道她在忙碌中收穫幸福。無怪表姐說,她的目標是將她的女兒培養好,以後送進軍藝,我知道期間的過程會很辛苦,但是我支持她的目標。

唉,不小心把這篇日誌寫成了真心告白了,不過沒關係,反正是自我閱覽的,歐了。


hlink | 16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64 Reads)
<1>搬家只需幾日而挖山需要幾十年
衡量一下便可知道哪個更省時
時間就是生命 不可虛度
<2>搬家有利於子孫成長
古有孟母三遷是為了給子孫創造一個好的學習氛圍
終日困在大山 如何能增長見識? ?
<3>搬家有利於提高生存能力
在大山里靠山吃山基本上不用任何技術
而到外面之後沒有山了 怎麼辦?
適應 只有適應 學習新的技術來謀生
<4>搬家可以讓你重新開始
搬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後
你可以重新樹立自己的形象抹殺掉以前的自己
誰也不知道你的過去
有時候這一點是很重要的
你可以嘗試一下新的自己
<5>人的精神固然重要,但不能片面無限誇大而違背自然規律。愚公的愚就在於無視客觀條件和客觀規律。讓世世代代都去移山,且不說子孫們吃什麼,更重要的是去掉一座山去填一個海,破壞了山和海的自然生態,將是怎樣災難性的後果,人與自然的關係根本不是征服與被征服的改造與被改造的關係,自然不屬於人,而人屬於自然,人與自然應該是相互和諧的存在。
<6>我們知道,問題有多種,有的只有一種解決方法,那麼我們無法選擇。而有的則有多種方法,正如愚公所面臨的問題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選擇一種科學的方法呢?
<7>無論是搬家,還是移山,它最終的目的,都是更好的與外界溝通。既然解決的問題相同,那麼肯定要選擇一種既現實又可行的方法。試想,山就這麼移下去,至少需要多少代人,而生命對每個人來說只有一次,這僅有一次的生命難道應該用來移山嗎?而愚公搬一家所用的時間若用來移山,可又能挑幾擔土呢?如此勞民傷財,還不如一切從實際出發,不斷地打破封閉的凝固,創造開放和流動是歷史進步之所在。
<8>什麼"而山不加增",假如太行,王屋二山受板塊運動而增高怎麼辦?


綜上所述,一邊是移山事倍而無功。一邊是搬家事半而功倍。一邊是移山的辛苦和汗水,一邊是搬家的大智和大勇。一邊是封閉山村的無奈,一邊是外面世界的精彩。何去何從,相信各位都會做出明智的選擇。

hlink | 16 April, 2010 | 一般 | (11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